登陆

鱼在洋:文学庙

admin 2019-10-04 243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鱼在洋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陕西省作协理事,商洛市作协主席。著有《鱼在洋作品精选•雪夜奇遇》等作品10余种。现为商洛日报社副刊部主任。

文学庙

文 | 鱼在洋

故乡在大中国的版图上小得像大树上的一个核桃,要不是有风吹过来,让树叶闪了下,别人还看不到。这风也有文学的味道,那是刚刚打开国门,沉睡的文学也跟着醒了过来,成为时代的报春鸟。两仨年间有两个作家得了全国小说奖。一个是棣花矮小的贾平凹,一个是腰市黑瘦的京夫。

当时的轰动没经过的人没法体会,就像下了一场春雨,一夜之间地上冒出了一地的绿草,这些草名叫文学青年。他们对文学的狂热超过当今的明星粉丝。爱文学谈文学成为时髦青年标配,能发表作品的人比当了县长还受人尊敬。当官算什么,还得先当孙子后当爷;万元户有啥牛皮的,重利轻义的二道贩子。作眉山市天气预报家便是想当然的爷,如同当今站在风口的马云,不是猪也能飞起来。

鱼在洋:文学庙

岁月这把杀猪刀,不光能让美人迟暮,也能让流水落花春去也。当年那些文学青年们早就像没有不散的筵席一样各奔东西。有的混在官场从孙子当了爷,人五人六做重要讲话了,就像从良了的妓女羞得提起文学风月,还时不时讽刺讽刺酸臭的文人,好像是文学害得他没进政治局了。

倒是有了钱的前文学青年可爱些,还忘不了那点文学情怀,时不时赞助点活动,跟文人喝两盅,当年文学那种无用却美好的往事总是永恒的话题。写得很苦的京夫早早走了,平凹风风雨雨跌跌撞撞却一直朝前走着,越走步子越坚定自信。像蚂蚁搬家一样用十几部长篇坐上了文学的高台,成了当代中国文坛神一样的存在。

老贾成了商洛的名片鱼在洋:文学庙,他的老家棣花也跟着成了景区,景区里也有了作家村,那些爱好文学的人从天南海北像朝圣一样风尘仆仆而来。

前几天搞个了个乡土文化研究所,老鱼也去凑热闹。好歹在文学圈混了脸熟,也有读者上鱼在洋:文学庙来合影。正照着,有人喊,来了来了。人们一阵骚动,老鱼知道贾平凹来了,也远远看去。先是长枪短炮的照相机,再是一群人前呼后拥着,老贾笑笑地走来了。握手,照相,签名。

老贾成了流量明星,成了照相的背景,人一个个争着换,他却木木站着。到了北山的公园的五颜六色的花丛里,人们好像没看见花,还是争着跟他合影。饭菜还没上来的间隙,又成了他的签名签书会,人们排着队,想让他的书留下自己的名字。有不幸买了盗版书的,他还不签,幽他一默,姓贾的就见不得假东西。其他作家只能当他的咽唾沫的观众。

老鱼常常和文友们说,名气这个东西挺怪,看不见摸不着,但要是大名人一出现,一下就试出来了,就像太阳一出来,云彩就散了。上帝说,要有光,就有了光。名人的气场便是光,能让人像葵花一样向他转,能让人众星捧月一样跟着高兴。

有人说,伟大的作家要经得起两个考验,一个是读者,一个是时间。这么多的粉丝,这么长的岁月,这么多的作品,让他成了文学爱好者心里的大神。

写作势头超过年青时平凹的陈仓近日在接受家乡报纸采访时说,故乡人五官长相,远看像土豆红苕,近看是牛头马面,还多能通神通鬼,这是天生的作家命。更重要的是有贾平凹等前辈,像灯塔一样在远方引着我们。所以,大家要在文学这座庙里,和睦相处,好好修行,不成佛,亦成僧,不成家,便成仁。这话说得有趣,也甚合我意。

故乡文学也成了像核桃一样的特产,也真像一个供奉文学的大庙。有文学大神平凹笑笑坐着,领导着方向。大家都得好好修行。不要装神弄鬼,没多少能耐先跳大神吓人。也别到庙里妄语。

小时候老鱼鱼在洋:文学庙奶奶就说过,不信神就别进庙,进去了就得心怀敬意别说怪话,不当哩。成不了神,就成佛成僧,成家成仁,也算没费了多年的修行。万一还是心有不甘,就当个守庙人吧,给庙里扫扫树叶,给后来人讲讲文学大庙里各路神仙的故事,守着文学庙慢慢变老,也是一种快意人生。

嘉年华ing原鱼在洋:文学庙创作品,版权属作者所有。

极彩在线下载安装-央行陈述:上一年全国有近48%成年人购买过出资理财产品

2019-10-21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